46. 我的二家姐 陳永嫻 | 晚晴樓

//46. 我的二家姐 陳永嫻 | 晚晴樓

20151121103644 (NXPowerLite)

46. 我的二家姐 陳永嫻 | 晚晴樓

孩子小的時候,表兄弟姊妹聚在一起,常常問一些益智問題,其中有些答案很有趣。

『鼻子用來做什麼的?』『用來傷風流鼻涕的。』轟然大笑,小弟弟摸摸通紅的鼻子,莫名其妙地傻笑。

『爸爸媽媽用來做什麼的?』『爸爸用來返工的。媽媽用來吃剩菜的。』全體鼓掌,媽媽們樂開懷。

『二姨媽用來做什麼的?』『用來送禮物的。』大家目光投向二家姐,她靦覥地搖手又搖頭,大家不等她說話,一同鼓起掌來。

真的,我的二家姐一生就是送禮物:每逢時節,每人都收到她送的禮物;她旅行回來,每人都收到不同的當地禮品;她還沒有結婚,但農曆新年,孩子們都收到她的紅包,是幾枚巧克力金幣,這比要繳交给媽媽的鈔票紅包更受歡迎呢。

我,深有同感:『二家姐是送禮物的。』

我們到新加坡開荒植堂的第二年,二家姐從英國深造回香港,特地經新加坡來探訪,我們放下工作四天,抱著初生的女兒帶她遊遍各景點,吃各種食物,臨走的時候,她送給我們一架洗衣機和回港休假的路費,說:『看見你們堆積了四天的髒衣服,也感覺你們思家情切,請接受我小小的心意吧。』原來小小心意是她回港前暢遊歐洲的旅費啊。

二家姐第二次來新加坡探訪,我們已經有兩個女兒了。她看見我要天天到市場買菜,孩子非常喜歡吃這哩(果凍),臨離開前,又送我們一個冰箱,孩子們歡天喜地,坐在冰箱頂上拍照,送給可愛的二姨媽留念。

兩個女兒進幼稚園了,二家姐託朋友送給她們一輛腳踏『吉普車』,這成為教會孩子們的寵物,參加禮拜六『日光會』的孩子也增加了(禮拜天主日是禁玩的)。大女兒之華竟然學會了泊車:車頭進泊、車尾進泊,揮灑自如,對後來考駕駛執照不無幫助!

爸爸去世後,二家姐接媽媽回家,悉心照顧;叫我慚愧、敬佩、感動不已。我暗暗立志,有生之年,一定報答她。

在神學院服務了12年,學院給我們一年的進修假期,牧師選定了到加拿大溫哥華維真神學院進修,二家姐馬上寫信來邀請我們住在她家,美其名是一同服侍老母親,叫老母親快樂;其實是送大禮給我們,無條件接待一年啊!

『二家姐是送禮物的』,到老也一樣!我們住在她家的客房,從來未睡過這麼舒適的褥子,軟硬適度,把我們緩緩送進夢鄉!翻開被子一看,原來是名牌的褥子啊!我好奇問二家姐:『客房褥子多數是殘舊的,因為住的人不多,為什麼你把最好的褥子放在客房,不是浪費了嗎?』她又是靦覥地回答:『這臥房多數是招待過路的傳道牧師,他們馬不停蹄地工作,應該有一個好睡啊。』好一個心細如絲的二家姐啊!

姐夫去世了,我定意要好好照顧二家姐,她一生給人快樂,我要陪伴她做一個快樂的老人!

麥牧師感想

二家姐陳永嫻女士,入那打素護士學校學習,畢業後,隨即入院服務,起初任職小護士,以後在英國進修,回來任護士領班,再進修,回來任護士學校教員和護士長。

退休後,專職擔任師母,參加教會探訪、領人歸主,預備飯食,製作點心,安慰病老,輔導有困難的人,直到今日。

一直是給啊、給啊,給給給、給給給。

『二姨媽是用來送禮物的。』是何等真實啊!

2017-02-13T18:43:29+0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