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. 踏實的差傳事工

///28. 踏實的差傳事工
28. 踏實的差傳事工 2017-02-13T18:43:40+00:00

Project Description

二十八、踏實的差傳事工

【主題經文】

基督耶穌降世,為要拯救罪人。這話是可信的,是十分可佩服的。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。然而我蒙了憐憫,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,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。但願尊貴、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、不能看見、永世的君王、獨一的神,直到永永遠遠。阿們!(提前1﹕15-17)

【引言】

  1. 佈道事工是領人歸主,歸主的人回來本教會。佈道事工作得好,本教會就大大興旺
  2. 差傳事工也是領人歸主,但歸主的人不回來本教會,卻成立新的教會,在本城、本國、鄰國、直到地極。差傳工作作得好,福音就快快傳遍天下
  3. 「落實」,就是不只談談神學和理論,並且要把神學和理論轉化成具體的工作計劃,實實在在地行出來。
  4. 「踏實」,就是不只有一些行動,並且這些行動要實實在在地有葉、有花、有真正的屬靈果子。

下列所提及的雖然只是常識,若確實地推行,就能使二十一世紀華人教會的差傳事工可以「落實」和「踏實」了。

 

1、個人的差傳事工

(1)獻上禱告和獻上金錢:

經常為宣教士和宣教機構代禱。或是經常給宣教士寫信或在節日或生日寄上禮金,給宣教士和宣教機構奉獻經費,這是最實際和最有效的參與差傳事工

(2)短宣旅行

近年眾華人教會流行「短宣」,「短宣」雖然好,但必需「落實」和「踏實」。若短宣只是旅行,看看風景,看看文化,嘗嘗不同的食物,住住不同的房屋和床鋪。雖然也可增廣見聞,擴闊胸襟,但就不應要求教會津貼,自己負責全部費用便好。

(3)短宣體驗

若是「短宣」能夠幫助參加者真正體驗工場上的物質需要、家庭需要、社會需要、文化需要、福音需要、培訓需要、更是宣教士的痛苦、困難、喜樂、成功,從而激發參加者和教會,一同奉獻金錢、奉獻禱告、奉獻自己,齊心差派短期或長期宣教士出去為主工作,才算是「落實」和「踏實」的「短宣」。

(4)短宣工作

  1. 其實要「短宣」真正「落實」和「踏實」,必需有下列安排﹕
  2. 工作的準備﹕這應該包括聖經根據、基本思想、工作訓練和合作
  3. 工作的實行﹕有的是福音工作,如分發福音單張、獻詩、朗誦、話劇、默劇、見證、講道等;有的是教育工作,如親子講座、衛生訓練、兒童同樂會等;有的是服務工作,如醫療、拔牙和補牙、配眼鏡、送衣服、送食物、裝修粉刷
  4. 工作報告﹕若教會支持部份經費,也應要求參加者回來後在崇拜、各主日學班、各級團契、各個小組作口頭、書面、照片、幻燈報告,多次說明短宣的工作和向領袖和弟兄姊妹的挑戰﹕獻上禱告、獻上金錢、獻上自己

(5)短期宣教士

參加短宣的人,在工場上十天八天,無論多麼辛勞,也絕不配稱為「宣教士」。若在工場上工作約有一年,或可稱為「短期宣教士」、他們或是直接傳道, 或是服務社會,或是在差會辦事處工作,或是為福音的緣故從商、讀書、學習語言,完成某種工作目標,都是十分寶貴的

(6)長期宣教士

經過多年多方的痛苦經驗,「長期宣教士」要決定踏上工場,除了清楚的呼召外,更需要有若干的神學訓練和工作經驗,平衡和成熟的心理,對工場有深入的了解,才能夠勝過人事、文化、抗拒福音的壓力,堅持到底,結出屬靈的果子。否則,只憑血氣之勇,常常半途而廢,自己產生極大內疚,也叫弟兄姊妹產生極大的疑惑。

華人教會和華人差會已到發展階段,已有良好的制度和靈活的處理,但在差派「長期宣教士」上一定有不足之處。若是華人宣教士參加國際差會,又有語言、文化、膚色、國籍的困難。作「長期宣教士」顯然是一條艱苦難走的道路,正像主說﹕「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」。但那些清楚蒙召,好好裝備自己,迎著前面十字架的人,必能靠主得勝,蒙主賞賜啊!

2、教會的差傳事工

(1)佈道事工(信主的人加入本教會)

若不動員教會好好從事佈道事工,人人立志和人人實行領人歸主加入本教會,而只大大發展差傳事工,就有本末倒置的危險了。但教會也絕不應先攪好了內部佈道事工,才發展向外的差傳事工,這又落在另一個極端。教會確應先教導弟兄姊妹領人歸主,也緊接著推動向外發展差傳事工,然後雙管齊下,一同進行,就是正確的戰略,兩方面彼此激勵,互相配搭,就會產生極好的果效。

(2)差傳事工(信主的人成立新教會)

佈道事工是領人歸主,加入本教會;差傳事工是領人歸主,成立新教會(分堂)。兩者同是領人歸主,卻達成不同的目標。差傳事工可以是近處的,也可以是遠處的;或是同文化的,或是近文化的,或是跨文化的。在理論上,差傳事工的分類是很複雜的研究;在實行上,差傳事工的定義就可以十分簡潔了當﹕或是濟災扶貧,或是教育工作,或是醫療服務,或是建築會堂,或是直接傳道,最終是領人歸主,成立新教會(分堂)就是了。每個教會不應只「自私地」領人歸主,加入本教會;也必須時時刻刻、念念不忘地﹕在遠處或近處領人歸主,成立更多新教會(分堂)啊!

(3)同文化差傳事工(在本城)

或是差派會友先去,或是差派牧師先去,在本城開始新的教會(分堂),是十分自然的事。或是先領人歸主,或是先建築會堂,在本城開始新的教會(分堂),絕不是新事。但是,有些教會在數年間已開拓二三、三四新教會(分堂),有些教會在數十年間仍沒有一間新的教會(分堂),就是十分可惜的事了。

(4)近文化差傳事工(在遠處)

全世界有海水之處,就有華族移民,他們背井離鄉,遠適異國,孤單地生活,辛勞地工作,常常面對當地人民官長的歧視與逼害。這些華族移民的血與淚,只有基督才能醫治,只有基督才能抹乾,所以華人教會必需繼續差派海外宣教士,把福音帶給這些華族移民,推動「近文化」的差傳事工啊!

相反地,華族移民的教會稍可自立時,也當差派宣教士回到中國大陸工作,在那里有許多窮鄉僻壤或少數民族,政府照顧不到的地區,特別需要修理校舍,挖掘水井,或是醫療、衛生、農業、工業的協助,更是需要福音的真光。這也是另一種「近文化」的差傳事工啊!

(5)跨文化的差傳事工(在遠處和近處)

華人教會有一個極美的好機會,同時是一個極危險的陷阱。

這是一個極美好的機會﹕教會所差派的同(近)文化的海外宣教士;但不必應付新文字、新語言、新文化、新環境,因為可以只向華人工作。但這也是一個極危險的陷阱﹕教會因此就十分不願意差派跨文化的海外宣教士,要化最少兩年學習文字和語言,至少四年學習吃奇怪的食物,住奇怪的房子,守奇怪的風俗習慣,去從事跨文化差傳事工。

二十世紀末,華人教會已開始突破這個心理障礙,不只關心華人,也關心所有國家、所有民族、所有文化群體,漸漸開始跨文化事工;切望二十一世紀,華人教會能在同文化、近文化、跨文化三種差傳事工上,都一同大大增長。

3、禱告和差傳事工

(1)先有禱告(徒13﹕1-3)

在安提阿的教會中,有幾位先知和教師,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、古利奈人路求,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,並掃羅。他們事奉主、禁食的時候,聖靈說:「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,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。」於是禁食禱告,按手在他們頭上,就打發他們去了。

(The following is not bible verse)

巴拿巴、掃羅、教會領袖先禁食禱告,然後安提阿教會全體禁食禱告,就組織了歷史上第一個差會,也差派了歷史上第一批海外宣教士。若教會開始差傳事工,不應草率從事,應當好好禱告,也應當采取行動﹕一是設立宣教(差傳)部門,二是每年有財政預算,三是每年有工作計劃。參考各教會的不同方式,決定本教會的應有方式,開始同文化、或近文化、或跨文化差傳事工。

(2)繼續禱告(徒20﹕36)

保羅說完了這些話,就和大家跪下來禱告。

(The following is not bible verse)

同文化、近文化、跨文化差傳事工都不是容易走的道路。一定從外面有許多嫉妒、硬駁、毀謗、惱恨、凌辱、甚至幾乎死亡(徒13﹕44-45,14﹕2-7、19-20);一定在內部有許多辯論、爭論、分開(徒15﹕1-3、30-41);甚至有綑鎖、患難等待著(徒20﹕22-24),差傳事工是一條十字架的道路啊!海外宣教士們和教會領袖們面對這一切挑戰時,就要在天父面前跪下禱告,雖然有眼淚和傷心(徒15﹕36-38),但靠著那位加給我們力量的基督,凡事都能作,就可以落實地、踏實地向前邁進。

  • 小組禁食禱告,
  • 教會禁食禱告,
  • 海外宣教士和教會領袖一同禁食禱告,
  • 同文化、近文化、跨文化差傳事工,
  • 就可以落實、踏實;長葉、開花、結出美好的果子。

(3)宣教士自己禱告(徒27:21-26)

眾人多日沒有吃甚麼,保羅就出來站在他們中間,說:「眾位,你們本該聽我的話,不離開克里特,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。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, 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,惟獨失喪這船。因我所屬所事奉的神,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,說:『保羅,不要害怕,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,並且與你同船的人,神都賜給你了。』所以眾位可以放心,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,事情也要怎樣成就。只是我們必要撞在一個島上。」

(The following is not bible verse)

宣教士面對風浪和生死關頭,自己一定向神呼求,不但自己得保護,同工和教會也得保護甚至四週未信耶穌的人也得保護。不但在消極環境中,更是在積極環境中,如佈道、培靈、策劃、發展,自己都必需靠禱告得勝。

(4)宣教士需要別人代禱(羅15:30-33)

弟兄們,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,又藉著聖靈的愛,勸你們與我一同竭力,為我祈求神,叫我脫離在猶太不順從的人,也叫我為耶路撒冷所辦的捐項可蒙聖徒悅納,並叫我順著神的旨意,歡歡喜喜地到你們那裏,與你們同得安息。願賜平安的神常和你們眾人同在。阿們!

  1. 連保羅這樣偉大的宣教士,也逼切地請人代禱,何況普通,平凡的宣教士呢?
  2. 我是留在父親身邊的唯一兒子,蒙召去新加坡任宣教士,父親臨終時說:『自從你去新加坡,我每晚為你禱告,直到如今。』

Project Details

Project URL:

百度云下载

Copyright:

中國 | 优酷